小學究

猛然一驚,四年前在Penn State試聽的一堂課就是全球經濟,或許我跟政經系的緣分是早就註定好了的。

當時覺得台上老師講的東西不就是common sense ,為什麼大學還要教這個?


現在想想,的確弔詭,即便是現在,老師講的內容或許也是common sense,但是擺上了考試卷,還是會讓我猶豫到底要怎麼回答。

 

每一個事件都不是獨立的,這世界一切的連鎖反應該如何起筆,一直都是很困難的。

寫太多,怕引用不當,沒對準老師的胃口(雖然我常常放大膽子去寫,不合就不合,反正就只是分數差了點,我還是想說我想講的話)

寫太少,怕老師覺得我讀的資料不夠多。

 

 

經濟學常受人詬病的一點在於一切都是空談,我自己大學是念政治經濟的,我也不否認這一點。

太多的模型建立在虛無的假設之上,相對古老的經濟學理論反而還比較實際一點(雖然後來因為農業革命和工業革命讓這些理論不再穩固)。

全球經濟已經亂了好幾年了,但是政治家推給經濟學家,經濟學家推給財務專家,財務專家又推給行政部門的腐敗,大家推來推去,依舊是民不聊生。

 

之前看到某商界巨擘表示:「不要再讓學者治國了!」,標題或許聳動了點,但是我也有這種感想。

學界跟業界一直是有落差的,學生都知道自己在學校學的「知識」將來能用的機率微乎極微,老師即便在台上講得口沫橫飛,也只是「理論」。

可是,到底要教什麼才是真正有用的?

   

我這輩子的最不想從事的行業是教職,因為身邊的親朋好友有太多人都在教育界服務,自幼稚園到大學,數不盡的老師......。

自認沒有同時兼備愛心與耐心,所以不敢去殘害國家未來棟樑,但是從高中以來,一直很關心教育議題。 

教育是國家發展之基礎,不能不謹慎,但也不能不強硬!是對的就要堅持,是錯的就要勇敢面對改進。

指考剛結束,希望九月各大學都能收到「適才適性」的優秀學子!

, ,

陽揚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