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就"世"論"是" (1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SICK

針對西子灣只讓中山大學享受太奢侈了及將中山大學及柴山軍營遷地一案發表一點個人淺見。

第一、此案發難人為國民黨籍議員「莊啟旺」先生,而陳菊市長聽起來也不反對,更甚至說出了「只給一間大學享受,太奢侈了」一言。冤有頭,債有主。2014五都選舉在即,民主社會的影響力要怎麼發揮就靠大家了。

, , , , , , , , , ,

陽揚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ICE

近來,FB上常有請人轉貼的尋人、尋親的文章或照片。

通常我不會有太大的感觸,也不曾轉貼這些文章。因為一來我不確定這件事情的真實性,二來我不是當事人,說不定這些事情有許多不為人知的祕密。

, , , , ,

陽揚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小學究

猛然一驚,四年前在Penn State試聽的一堂課就是全球經濟,或許我跟政經系的緣分是早就註定好了的。

當時覺得台上老師講的東西不就是common sense ,為什麼大學還要教這個?

, ,

陽揚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v8

 

  (圖片取於DV8官方網站)

, , ,

陽揚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康熙

看到一篇關於學測考試的看法

身為月亮式(初一十五不一樣)教改的學生有些心得想分享。這裡我們只談社會科,就是常說的歷史地理公民。

, , , , , , , ,

陽揚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廣三開闢案

 

最近FB頻頻接到請我點attending的搶救哈瑪星廣三用地開闢案

, , , , ,

陽揚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愛沙尼亞地圖

 

那天DemiLukas一起接待了一位來自愛沙尼亞的學者Liia。她是一位很可愛的老師,做什麼都很開心,親切又充滿一種讓人信任的特質。身為三個孫子的祖母,兩個小時的相處之中,她唯一較主動行為就是想幫她孫子找適合的玩具。這讓沒有機會和祖母相處的我,格外羨慕。

, , , , , ,

陽揚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拜讀了何飛鵬社長的大作-自慢,讓我對管理學類別的書有了很不一樣的感受。


陽揚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暗巷  

那天,一如往常地,天黑後我才決定要出門吃晚餐,但不尋常的事總是發生在平凡的日子裡。

到了停車場,只見一個年紀相仿的女孩子東張西望的來回踱步,抱著「南部人就是要熱情」的心態,我上前問她:「怎麼了?需要幫忙嗎?」她有些著急的指向宿舍說:「請問這是藝術大樓嗎?」我朝著她指的方向看了一下,回答說:「不是喔!這是宿舍,藝術大樓很遠。」看她手上握著一張票,我想起今天學校劇藝系有演出,但是藝術大樓遠在山上,若要徒步走上山沒有半個小時是走不到的!於是抱著「南部鄉親的熱情」我熱心的說:「不如我載你上去吧!你走要半個小時喔!」,她沒有猶豫就答應了!坐上我的小藍,我開始騎上山,騎到一半,突然覺得後座輕了!剎那間我心都涼了一半,趁著山路蜿蜒,在轉彎時偷偷朝後方瞄了一眼,居然什麼人都沒看見!明明短短五分鐘的車程,我卻覺得過了五個小時。路燈似亮非亮,那天又不知道怎麼回事,沿途沒半個人影!我心裡默默念到:不是說好人有好報嗎!不會這麼衰吧!我不是做好事嗎?

, , , ,

陽揚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唐頓    

在這個世代裡,人們缺乏的不是錢、不是能源,而是文化和修養。

 

陽揚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聽說

沒有太多的配樂;沒有太花俏的特效;沒有太多的對白,它卻是一部飽滿人心的好電影。電影配樂一直是賣座電影的幕後推手,但在「聽說」裡,配樂只是點綴,而且只出現在「聽人」的世界裡。大量留白的背景,反而突顯了背後的寂靜,而萬物俱靜的空間卻讓我感到不安,或許這就是導演刻意向我們提供的「聽不見」的世界吧!

  對白不多,大多以手語替代,但不鳴而已,一鳴驚人,句句成為經典。「我家是賣便當的,我怎麼可能聽不見!」「賣便當跟聽不聽得見有什麼關係?」這句話也讓我給了我小小的震撼,或許我們的「惻隱之心」在不知不覺中,反倒成了「歧視」。小朋對秧秧說「只有你的離開,才代表你真的相信我可以獨立生活。」,這句話也讓我有了一番省思。對我而言,這句話是有溫度的。「離開」和「獨立」是冰冷孤獨的,但是「相信」卻是炙熱無比。

陽揚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BACK  

每天,九點離開宿舍時,總會見到一個佝僂的背影坐在H旁的階梯上,做著分類資源回收的工作。不知道為什麼,一種心酸的感覺自心底蔓延開來。看著那微彎的背影上透著一塊塊的汗漬,總覺得愧疚。提著垃圾袋的右手也慢了下來,只見佝僂的背影轉身過去,滿頭銀髮的老婆婆微笑著看著我,邊指著旁邊的垃圾袋邊說:「放那邊就好了!」。

  將垃圾放下後,手上的重量是輕了,但心裡的沉重感卻加深了。口裡說著:「謝謝。」,心中卻喊著:「辛苦妳了,對不起。」。迅速的離開,前往上課的教室,但佝僂的身影,仍在心中揮散不去。眼前浮現的是那老婆婆靦腆的微笑,我想像著她每日辛勤的分類、分類、再分類,工作一整天,又掙得了多少個銅板?

陽揚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鐵飯碗  

  相信大家都有到公家機關辦事的經驗,多半是氣得臉紅脖子粗,要不就是要往返個兩三次才能把事情處理好。

  是公家機關的櫃台窗口,又或是各大學校機構的行政人員,大都是領高薪的鐵飯碗國庫米蟲。以近日的健保案為例好了,楊署長之所以現在不上不下的窘態,怕也和這"國庫米蟲"的惰性脫不了干係。起先要請辭時,說詞是如何又如何的冠冕堂皇。當時,人人稱頌他是學術界的清流,所以不適合在政壇翻滾。可惜政治界這缸墨水,就算是再乾淨再潔白的毛筆,一旦浸入,取出後不是黑的也成了灰的。筆者只能說,很為楊署長惋惜,同時也替國家憂心。

陽揚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g  

     前兩天看見洪蘭教授對於現在大學生的一些評語,雖然文章中並沒有直接點名學校,但大家讀著都心裡有數是哪一所大學。縱使事後校方對此做出解釋,但依筆者看來,再多的解釋都於事無補。不能否認的,台灣的大學生素質就是這個樣子,偶而能見到幾個優秀「不缺課」的學生就算是教授的福氣了。

    根據社會學家的建議,如果要做一份具有信度的觀察報告,除了實地訪查外,觀察的時間長短也是不可忽視的,而對於這種「課程評鑑」更重要的一點是要「客觀」。如果學生或老師知道今天有督學或評鑑委員要來,所做出來的評鑑結果就不夠客觀。(就像沒有人會在老闆站在眼前時,還不把“舒壓的網站”關掉)而筆者我這陣子對大學生的“生態”(生活型態)觀察也有一番心得。

陽揚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23  

   相信念過國中的各位朋友都學過"整數"的定義,整數基本原則就是小數點後不會有數字,當然也不能是分數。

但不知道各位有沒有注意過,我們在加油的時候,如果機器上顯示"728"元,服務員往往會對我們說:幫您湊整數到730元好嗎?

陽揚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