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每天,九點離開宿舍時,總會見到一個佝僂的背影坐在H旁的階梯上,做著分類資源回收的工作。不知道為什麼,一種心酸的感覺自心底蔓延開來。看著那微彎的背影上透著一塊塊的汗漬,總覺得愧疚。提著垃圾袋的右手也慢了下來,只見佝僂的背影轉身過去,滿頭銀髮的老婆婆微笑著看著我,邊指著旁邊的垃圾袋邊說:「放那邊就好了!」。

  將垃圾放下後,手上的重量是輕了,但心裡的沉重感卻加深了。口裡說著:「謝謝。」,心中卻喊著:「辛苦妳了,對不起。」。迅速的離開,前往上課的教室,但佝僂的身影,仍在心中揮散不去。眼前浮現的是那老婆婆靦腆的微笑,我想像著她每日辛勤的分類、分類、再分類,工作一整天,又掙得了多少個銅板?

  教室到了,冷氣涼得我還得穿上外套。那斑斑汗漬又在我眼前顯現,一種莫名的罪惡感壓得我像是多揹了兩個人,不,更像是把一大袋回收的鐵鋁罐背在身上。老師講課的內容,讓我不得不從回上課的現實,漸漸地,佝僂的背影,在我眼前消失了。

  下課了,原路走回了宿舍,一路上和同學說說笑笑,覺得當大學生真的很快樂輕鬆。走上樓梯時,只聽一個稍微滄桑的聲音說:「同學!小心啊!」,抬頭一看,一個巨大的黑色垃圾袋從樓梯上滾了下來。原來是老婆婆將垃圾袋沿著樓梯滾下(因為沒有電梯)。我們急忙散開,讓出路來給垃圾袋。身旁的同學哈哈笑著,直說老婆婆好有創意、好聰明。滄桑的聲音又說了:「對不起啊!」,我們嘴裡應著:「不會不會!」「沒關係!」。我心裡卻好難過。

  台灣自稱是新興開發福利國家,但是卻讓滿頭白髮的老婆婆做這樣粗重的工作,而我們這些年輕力壯的大學生,整天吹冷氣又上課睡覺。我真的覺得很不該,但是又無從改變。所能做的,似乎只有自己確實的分類,減輕老婆婆的負擔,還有做好學生的本分。希望在未來,我們這些新生代能夠有能力改變這不正義的現狀。

陽揚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